People

茂登山 长市郎×高嶋 知佐子

GINZA CONNECTIVE VOL.5

茂登山 长市郎×高嶋 知佐子

2012.02.01

小提琴演奏家高嶋知佐子系列访谈录之银座人。对于高嶋女士来说,无论是工作方面还是个人方面,银座都是寄托了很多感情的一条街。有着这样背景的高嶋女士将邀请不同的嘉宾就银座的各个方面进行深入的对谈。本期邀请到的嘉宾是“SUN MOTOYAMA”的董事长茂登山长市郎先生,是他最早将欧洲的一流品牌引进了日本。

在天津租界里看到的那些激动人心的物品

高嶋女士 
公司的名字“SUN MOTOYAMA”有什么来历吗?
茂登山先生
我父母曾经在日本桥做过MERIYASU(针织品)的批发生意。店铺的名字是SUN MERIYASU。公司现在的名字一方面是受了这个店铺名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包涵了希望公司“能够像太阳一样散发出耀眼光芒”的意思。
在当时那个年代,日本桥是有名的批发商店街,银座则是有名的零售商店街。
高嶋女士 
您没有继承家业吗?
茂登山先生
是的。我一直希望能从国外采购一些自己喜欢的商品,再把它们卖给国内的客户。在太平洋战争时期,我曾经随军到过中国,当时在天津的租界里,我看到一些前所未见的物品,它们深深地打动了我。那时候我就想:我要把这些东西都引进到日本国内去,做外国文化的生意。
高嶋女士 
这就是您现在这个商业模式的原型吧。
茂登山先生
是的。从军队复员以后,我就在有乐町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小店,开始经营美国产品。卖的都是些在当时的日本还很新奇的东西,比如钟表、钢笔、打火机,还有衬衫、领带等等。采购进来的商品总是很快卖完,这是当时那个年代的特点。
高嶋女士 
原来还有这样一段经历,真的没想到。
茂登山先生
就在那个时候,当时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新闻摄影家名取洋之助先生对我说了一句话:“美国的东西既没有悠久的历史又缺乏传统特色。你如果真想卖货真价实的好东西的话,就去欧洲吧!”
名取先生从二战前就已经活跃在德国摄影界了,他也是首位登上《LIFE》杂志封面的日本人。我当时就想:连这样一位人士都极力推荐的话,欧洲我是非去不可了。到了1959年,我终于得偿所愿,去了欧洲。

SUN MOTOYAMA 银座总店内部。店内陈列着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商品,有服装、装饰品以及家具等等,品种繁多。

人生要靠“运气”和“缘分”。

高嶋女士 
您第一次到欧洲时,欧洲给您的印象是怎样的呢?
茂登山先生
简单来说,一切太棒了。当时我听从了名取先生的忠告,首次欧洲之行的唯一目的就是:“先去参观美术馆和教堂,然后住一流的宾馆,去最高级的餐厅。”名取先生告诉我:“你会有一种渴望得到所有东西的冲动,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要买。”我想他的用意是让我先亲身体验一下欧洲人的生活方式吧。
高嶋女士 
那么当时您真的没有采购任何东西吗?
茂登山先生
是的。如果没有名取先生的忠告恐怕已经买了一大堆东西了吧(笑)。在我第三次去(欧洲)的时候,在佛罗伦萨邂逅了“古驰(Gucci)”。我驻足在商店的橱窗前。里面展示的商品全部是我从未见过的。特别是当时的日本还没有的皮革制品,真是太美了。那一刻我的脑海灵光一闪:就带它回去!
高嶋女士 
我听说是茂登山先生您第一次把古驰引进到日本来的,这中间的交涉顺利吗?
茂登山先生
非常不顺利。古驰是一个足够吸引世界各地的客人专程赶往意大利去购买的品牌,所以他们完全没有考虑过出口。我登门拜访了很多次,但是对方根本没有理会我。
高嶋女士 
可是您并没有就此放弃。
茂登山先生
因为我的决心很坚定,一定要把这些商品摆上自己店里的陈列橱窗。在我坚持不懈地到店里拜访过很多次以后,一次碰巧遇到古驰的社长来到了店里。总经理亲自为我做商品的说明时,把一个银制的烟盒递过来为我展示。我立刻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手帕,用手帕接过烟盒,把玩后又仔细地擦掉上面的指纹才把烟盒还回给他。这是因为我曾听名取先生提到过,银制品是不能用手触摸的。那位社长看到我的这个举动,对我说:“你是真正懂得物品价值的人。我们就和你做生意吧。”
高嶋女士 
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茂登山先生
所以我一直认为,人生靠的是运气和缘分。
和古驰顺利签约以后,东京奥运会那一年,也就说1964年,我把总店从日比谷的三信大厦迁到了现在的总店所在地——并木大街。店里聚集了世界一流的品牌,有古驰、爱马仕(Hermès)、罗意威(Loewe)、巴卡拉(Baccarat)、莱俪(Lalique)等等。当时,无论在银座还是整个日本,这里都是首家单纯经营海外一流品牌的店。

All List

(株)天賞堂/西銀座駐車場/マロニエゲート銀座
銀座千疋屋/銀座 らん月/三笠会館本店/
三井住友銀行 銀座支店/Hatsukoみずほ銀行 銀座通支店/
GINZAギンザのサヱグサ/

© Ginza Information Management